“連接”是一個比“顛覆”更為友善的詞語,越來越多的互聯網企業逐漸意識到,徹底取代傳統產業只是一個夢想,創造生態、爭做上游,競相拉攏傳統企業的投靠,才是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切實玩法。騰訊剛剛在博鰲舉辦合作伙伴大會,同樣是以“連接”為主題,強調合作共贏,馬化騰發表了一封公開信,亦再度強調騰訊是一家“連接型”公司,騰訊只想做底層,“上面由傳統行業自己搭載自己的邏輯,來應用在自己的領域,這裡面的空間是無窮的,也是我們做不了的。”
  可以看出“連接”已成為移動互聯時代的熱詞,然而這不是互聯網企業專有的詞彙,有越來越多的傳統行業也開始把“連接”做為自己的戰略目標。這其中,教育和醫療,被普遍認為是兩個潛力巨大、被值得期待的、亟待“連接”的傳統產業,儘管門檻較高,但是就創投市場的表現來看,資本仍然對這兩大產業極為看好,畢竟,它們都是超過千億美元的市場規模。
  與受到國家政策嚴厲管控的醫療產業比起來,教育產業的活動空間相對鬆弛,玩法也更加多元。直到2013年,中國教育經費支出占GDP的比例才剛剛達到4%的國際標準,但是距離《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》規劃的7%,還要很長一段路要走。換句話說,政府支持力度有限,但是人才競爭又不會因此而降低激烈程度,根據“羊毛出在羊身上”的經濟原則,教育上的缺口仍然要由家庭承擔,這也構成了商業機會的介入條件。
  傳統教育的延伸,大多是基於線下的校外課堂模式,而在線教育,則是同樣本著“連接”師資和生源的目的,通過互聯網來解決雙方的對稱性問題,即一套流程里的四個步驟:找到、匹配、授課和跟蹤,無論是“BAT”在這個行業的佈局,還是傳統教育巨頭的轉型,都是搭建平臺的思路,盡可能的“連接”不同的參與角色。
  這可以說是中外的共識。美國總統奧巴馬是公認的福利主義支持者,教育平權是他爭取選民的重要項目。2013年,奧巴馬公佈了一項覆蓋全美的ConnectED(連接教育)計劃,他懇求美國的科技巨頭能夠拿出特價或是免費的產品支持,為平民學生提供更為數字化、符合未來知識體系的學習條件。如今,ConnectED已經收到超過數十億美元的資助,其中包括Adobe提供的價值3億美元的軟件,蘋果更是為美國29個州的114家學校的每一位師生無償贈送一臺iPad,並協同AT&T和Sprint等電信運營商提供網絡支持。
  “數字掃盲”,是大多數互聯網國家都將面臨的教育難題,享受數字化教育的學生,將天然優於脫離數字化教育的學生,即使他們獲取的知識結構並無多大差異。
  中國的對應案例,來自學大教育,這是一個在2010年上市於美國紐交所的教育集團。它主張的“連接”體現在互相交融的兩方面。學大於今年3月,發佈了e學大智能輔導系統,並於10月,再次升級,在PC端和手機端之外新增了Pad端,使e學大覆蓋到多智能終端,實現多屏互動的數字化教學,這在中國在線教育行業實屬領先。而在學習硬件上,學大教育與蘋果的做法一樣,學大教育給教師和學生標配了配置e學大的Pad,投入甚大——這也只是學大教育“連接”計劃的一部分,在拍照解題等移動神器頻出的2014年,學大仍然認為淺層需求的解決並不是教育的根本,沒有資源層面的佈局,就無益於整體教育品質的提升。
  而學大“連接”的另一方面,則體現在讓優質教育不成為部分人的專利,而讓更多的人“連接”於優質的教育上。根據學大教育CEO金鑫的觀點,學大希望用互聯網連接人與教育,在此戰略目標下,依托e學大將建設“校外自建”和“校內共建”兩大生態系統。前一個系統以課輔行業為核心,在學大內部實現線上線下結合,並開放加盟渠道,同時實施系列併購計劃;後一個系統以全日制學校為主體,提供全方位的數字教育服務。學大教育CEO金鑫認為,這麼做的意義,是希望讓更多的學生能在課堂時間也享受到個性化智能服務,享受到優質的教育資源,解決地域差異,最終促使教育資源實現均平衡化。
  這一觀點與麻省理工學院數字教育主任桑傑·薩爾瑪有相通之處,今年夏天,桑傑·薩爾瑪在清華科技園做過一場論壇,主題是技術革命與數字教育,關於在線教育為何能量巨大,來自業內的一個共識是:在許多行業已經被新技術徹底顛覆的情況下,教育方式長期以來幾乎一成不變,授課模式沒有發生巨大變化,也正是因此,在線課堂平臺的興起,可以看成是教育領域的一場革命,它將改變長久以來的傳統教育方式。
  麻省理工的做法,則是另一種“連接”嘗試——它也做了在線課堂的平臺,然後給5000名錶現優異者每人6000美元的獎學金,讓他們到麻省理工真正上一些老師親授的課堂,讓線上和線下真正達到同步,同時打破地域對於學生求知的隔閡。
  在這一點上,中國教育巨頭們也頗具前瞻性。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在日前的“解放教育—互聯網教育國際高峰論壇”上表示,“移動互聯時代改變了教育的開放性,改變了教育的透明性,改變了教育的共享性,以及改變了教育的全球性。再往後不再局限於一個教室、一個老師、一段時間。”
  學大教育CEO金鑫則在高峰論壇上表示,教育與互聯網融合呈現不同的三個階段,第三個階是3.0時代,就是用互聯網連接一切人與教育的階段,這也是學大未來的目標。在未來,這種融合將更近一步的演變,從現在封閉的2.0階段的O2O的平臺,會變成一種開放式的、生態式的,它所儲備的資源,包括用戶,包括構建的不同業務領域,會向更多的行業和領域去開放,使連接一切成為可能,未來的發展可能性是無限的。
  總而言之,可以預見的是,相比有著成熟教育資源的發達國家,教育資源緊缺的發展中國家——如中國、印度這樣的國家——將會涌現更多的玩法,用教育家陶行知的話來說:“教育必須是科學的。我們必須運用科學的方法,根據客觀情形繼續不斷的把它研究出來。而且,這種教育的內容也必須包含並著重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,否則不得前進。”而在移動互聯時代,“連接”無疑就是科學的方法。  (原標題:在線教育:如何“連接”產業與用戶?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紫檀

cy09cyylv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