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待進食的潔迪每次都眼巴巴地望著媽媽,只見媽媽掰開一小塊兒饅頭,蘸點湯水,然後放入口中,細細地咀嚼,然後扳著女兒的頭,嘴對嘴,將嚼碎的食物送入她的口中,等待她慢慢地吞咽。
  這樣的場景每天都發生在山東省章丘市的一個普通智障人士家中,50歲的母親,22年來每天口對口將咀嚼好的食物喂到孩子口中,22年來,這位母親磨的僅剩下6顆牙齒。
  智障女孩的失禁生活
  1992年出生的潔迪是一個智障人。
  記者見到她時,她正窩在一個“特製”的木椅上,掉了黑漆的把手和椅腿露出難看的木質結構,她坐在那,像極了受了驚嚇的小猴子。
  透過她屁股下麵墊著的海綿墊,是三根橫插在椅面的鋼管,椅子正下方,放了一個紅色的塑料盆,供潔迪隨時大小便失禁時用。在這個專屬於潔迪的小屋,不到兩平方米大,整潔卻始終充斥著一股難以消散的尿騷味。
  離潔迪一米遠擺了一個小桌子,桌子上放了一臺音樂播放機,從早到晚的唱著各種流行音樂。“只要有音樂,她就立馬安靜下來,音樂一停,她便會變得狂躁不安。”迪媽告訴記者,由於常年不活動,潔迪的雙腿已經完全喪失了直立行走的能力。
  或歡快或憂傷的音樂連續不斷地從裡屋傳來,坐在客廳接受記者採訪的迪媽回答說“只要我不在了,她就沒法活了,我要死了的話,她也活不了了……”
  嘴對嘴喂養智障女兒22年磨掉26顆牙
  22年以來,8000多個剛微亮的清晨,迪媽五六點鐘就要爬起來,做好一家四口的早餐,給女兒穿好衣服,伺候她的吃喝拉撒。
  一口、兩口、三口……每次喂潔迪都需要花費半個多小時才能完成。
  潔迪媽媽張開嘴巴,讓記者看她的牙齒,“二十多年了,如今我快50了,滿嘴的牙只剩下五六顆好牙,其它的都是鑲過的。”22年來,潔迪的媽媽磨掉了26顆牙齒。
  “孩子爸爸也試著喂過她,但她只吃我嚼過的。”迪媽對此很無奈,她曾嘗試著狠狠心讓其他人幫忙照看,但女兒見不到她就不吃不喝,誰也管不了、誰也喂不了。
  “我能生,我就能養。”這個要強不服輸的女人為了多掙點錢補貼家用,跑到煤礦上乾起了裝卸工,像個男人一樣揚起鐵楸,一鏟接一鏟,每天按量收費,中午再跑回家喂孩子。
  潔迪的舅媽悄悄告訴記者,“腰椎、頸椎、胳膊處處是傷,卻從沒聽她喊過苦。”
  “要強媽媽”對女兒心存愧疚
  說起女兒,迪媽沒有抱怨,有的卻是滿心的愧疚。
  迪媽24歲結婚,25歲生下女兒。女兒七歲時,又生下了潔迪的弟弟。
  22年裡,潔迪從沒面對她清楚地喊過“媽媽”這兩個字。採訪結束時,迪媽告訴記者,現在她常常做夢,每次都夢見女兒會走了、會說話,遠遠地喊著“媽媽、媽媽”沖她跑過來。
  “做夢的時候一切都跟真的一樣,真不願醒過來……”迪媽從來不覺得女兒是累贅,是她將女兒帶到了人世,她始終認為“女兒這樣都是大人造成的,不是孩子的過錯”。
  迪媽承認,全家都是好面子的人,她也是個爭強好勝的人。“之前卸過木頭,有人笑話我女兒我心裡很不得勁,從此以後,這個木頭廠我一次都沒去過。”
  “想到將來你不在了,剩下潔迪一個人,你害怕過嗎?”直到問到這個問題,這個好強、心強又堅強的女人眼淚刷地掉了下來,沉默許久,她回了一句“不敢想……”
 
(編輯:SN063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紫檀

cy09cyylv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